當前位置:首頁>>隊伍建設>>檢察風采
既當導演又當推銷員 這個檢察官扶貧書記不一般
   作者: 2019-08-12 新聞來源: 【字體: 】  打印本頁
分享到:

 

 

  “世上有朵美麗的花,那是青春吐芳華”……和這段優美的電影插曲一樣,靖宇縣檢察院駐花園口鎮興農村第一書記姜寶奎用自己的青春熱血,在短短兩年里,把一個國家級深度貧困村打造成了一個山美、水清、人富裕的特色小村莊,讓自己的青春綻放出了與眾不同的芳華。 

    你能把興農村擺弄明白了,就算沒白來
興農村文書周貴山在村里任職30多年,在姜寶奎眼里,這個是有大智慧的老爺子。老文書不止一次卷著旱煙對他這個新來的書記說:“你能把興農村擺弄明白了,就算沒白來一趟。”
 

 

  

全村建檔立卡貧困戶76戶139人,占常住人口的70%,交通閉塞,土地貧瘠……村里的的現狀結結實實給了姜寶奎一個下馬威。到任后的第一次黨組織生活會,28個黨員只有6人到場。村里的老支書郝世明說:“我們年輕時,黨員每天晚上都要開會,學習上級文件、研究生產。大喇叭一響,不管干啥都往村部趕。人們用羨慕的眼光看著行色匆匆的黨員,散會后又三三兩兩地聚到黨員家里聽文件精神。現在這是咋了?黨員開個會都聚不齊!”
 

  

面對這一難題,姜寶奎發揮自己是東北抗聯暨楊靖宇精神研究會成員、靖宇縣檢察院東北抗聯精神宣講團成員熟知東北抗聯史的專長,找村內的28名黨員面對面談話,給每個人佩戴上黨徽,傾聽他們的意見和心聲,給他們講抗聯史,呼喚他們心中的黨員使命感和責任感。

   
再開組織生活會時,黨員們到得齊整整。但開始研究問題時又沒人吱聲了。原來,每年夏天雨季,興農村后山沖下來的泥石就會灌滿村里所有的街道,大家苦不堪言。唯一的解決出路是退耕還林,但是后山上那178畝地涉及50多戶村民,想讓這些人痛快地答應把地讓出來種樹,絕對是難上加難。
 

  

姜寶奎聽在耳里,記在心上。為了把真實情況摸清楚,他把后山的溝溝叉叉走了個遍。“種樹效益來得慢,村民盯著眼前的利益這沒錯啊!”當他心里犯嘀咕時,看到了后山上老支書郝世明和現任支書閆久成改種的林地,他被深深地打動了。“書記的責任”原來一直都在這后山上!
 

  

事情的癥結在于退耕還林的補貼數額。經過一番努力,他找準了時機,找來了政策。退耕還林后,每畝地財政補貼2500元,相當于村民種地6年的收入。6年后,栽下的紅松苗就能結松塔了,這在老百姓眼里就是純純的“定期存款”。村民一算賬,覺得既清潔了家園又增加了收入,后山178畝地很快便順利退耕還林。

   
“這個書記真辦事兒、辦實事兒。”通過這件事,姜寶奎一下子在村里打響了知名度,令村民心悅誠服,順利接過了老支書們的衣缽,成了帶領大伙脫貧致富的領頭雁。
  

    自打鉆進這片大山,姜寶奎就時刻在心里裝著兩件事:貧困村的帽子要摘掉、所有貧困戶要脫貧。可是村里沒錢,沒有機動地、林地,沒有收入來源,誰當這個家,誰累!

 

 

  

上任半年后,他就通過法律維權手段,為村集體追繳回了3.8萬元的分紅資金,實現了“開門紅”。2019年初,他又回娘家靖宇縣檢察院申請了15萬元,白山市委的包村領導又幫助籌措了10萬元,用這25萬元為村里購買了一臺鉤機,用于機耕路修理和出租,保證了村集體每年至少5萬元的長久收入。

   
興農村沙土地多,種莊稼不成,種香瓜卻甜,但是瓜農們的收入并不高。這是因為成熟的香瓜儲存時間短,小販們常常要求瓜農在香瓜半熟時就采摘。這樣一來雖然儲存時間長,但是味道卻打了折扣,價格也自然上不去。興農村的瓜農們為了追求眼前的一點小利,卻讓半熟的香瓜砸了自己的牌子。
 
 

 

  

姜寶奎深知這里的彎彎繞想捋直,必得下一番苦功夫。他請來了專業團隊,自己當導演,村民當演員,拍了一部宣傳片:《脫貧路上的興農村》,利用微信群、電視臺、廣告屏,下大力氣宣傳“高山黃皮脆”香瓜,同時組織村民研究香瓜產品的系列美食。在香瓜的知名度打響后,他又帶著工作隊員到城里各大水果超市推銷。水果超市和路邊攤位賣的價格自然不一樣。當年村民就見了收益,2018年全村香瓜產量約21萬斤,每斤價格漲了1元錢,當年就實打實增收21萬元。2019年,全村又集中種植了120畝香瓜,“聽姜書記的,準沒錯。”村民們說。
 

  

興農村的郭大媽看到兩個侄女到了上學的年紀一直沒上學,一氣之下把孩子接回了自己家撫養。為了貼補兩個孩子的生活費,她想通過養雞增加些收入。姜寶奎得知后,主動幫她申請了2萬元無息小額貸款,買了800只雞雛,還發動同事、朋友,在微信群、電商平臺幫郭大媽賣貨。到了冬天,姜寶奎又帶著工作隊員到市場幫郭大媽站攤兒。當年,郭大媽光銷售公雞一項就收入2萬多。此外,她還養了300只下蛋雞,笨雞蛋一直供不應求,2018年底就實現了脫貧。
 

  

看到郭大媽的日子好了,好幾家貧困戶都要跟著養雞,還想擴大規模。姜寶奎在吉林省駐重慶商會的引薦下,成功引進了“訂單式”林下散養雞項目,徹底解決了養雞項目長遠發展的難題。
 

  

郭大媽養雞脫貧記只是姜寶奎在興農村扶貧工作的一個縮影,像冮大叔養豬脫貧記、李大爺種果樹脫貧記還在不斷上演。2018年末,興農村所有貧困戶已全部脫貧摘帽。

  村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富裕,姜寶奎身體的病痛卻日復一日地增多。扶貧工作的“五天四夜”被他干成了“七天七夜”,父母、女兒交給妻子照顧,回不去家不說,由于常年駐村、飲食不規律,他患上了痛風,疼得腳不能沾地,半夜只能單腿蹦著去廁所,卻連蹲都蹲不下,最后只能用繩子一端系在廁所柱子上,一端系在自己的腰上才能勉強站住。事后,他向妻子吹噓自己的聰明才智,電話兩端一個在得意的笑,一個卻在心疼地哭! 

  12歲的女兒很久見不到爸爸,央求媽媽帶她去興農村“探親”。發現村里橋下有好多河魚就一起去抓。橋上坐著的孫大娘說:“你們抓幾條就走吧!我們全村人都不在這抓魚吃,這窩魚是給姜書記留的,知道他閨女愛吃魚,等他回家的時候讓姜書記拿回去。”姜寶奎的妻子一聽心當時就軟了,她對姜寶奎說:“有村民這句話,我和閨女再苦也值了,東西咱不能要,你好好干,讓大伙的日子更好。 

  村里人講究的是“常走動”,姜書記卻從來都是該辦事辦事,從不去村民家喝酒、吃飯。可老孫家的大包子、老毛家的山東大饅頭、老吳家的燉豆角隔三差五就會讓孩子給姜書記送到宿舍,大盤小碗里,裝的是村民對姜書記的一片心。 

  時間長了,姜寶奎對家與家之間的關系、戶與戶之間的矛盾摸得一清二楚,他不僅當第一書記,還當免費律師、公證人、調解員。高考結束時,他邀請檢察院新考錄的公務員去和村里的準大學生對接,教教他們大學咋念?公務員咋考?平時他“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緊盯著各部門的各種政策,凡是能給村民爭取的就不遺余力。村里的五保戶、殘疾人是他的重點保護對象。他給村里置辦了一批行頭和樂器,每天晚上都和大家伙扭一會兒大秧歌。高興了,他會給大家唱首歌:“毛主席教導我們,知識青年要到農村去……勞動中結下的友誼,我會好好珍惜。 

  水有了、電通了、路寬了,就連客運班車也進村了,村屯亮化、綠化、美化……一天比一天氣派。興農村的基礎設施建設在姜寶奎的推動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村民的日子過得越來越舒心。 

  兩個90后扶貧工作隊員問姜寶奎,脫貧后,這個村子里的人還會記得我們嗎?姜寶奎說,我們應該慶幸趕上了這么一個轟轟烈烈的年代,做了這么一件值得回味的事。看過電影《芳華》嗎?20年后沒準也會有導演把扶貧工作搬上銀幕,那時候我們也會哭著在電影院看電影,因為那是屬于我們這代人的“芳華”。 

 

 

  

          最高人民檢察院      正義網
广西快乐10分旧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