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理論與實踐>>檢察理論
構建以證據為核心的刑事指控體系研究
   作者: 2019-07-01 新聞來源: 【字體: 】  打印本頁
分享到:

  刑事證據規則從無到有,是司法改革實踐不斷探索的優秀成果。將證據作為核心,構建完整的刑事指控體系,對于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具有重要意義。在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背景下,檢察機關如何構建以證據為核心的刑事指控體系,對此筆者進行深入探討。 

  一、構建以證據為核心的刑事指控體系的含義 

  “十三五”時期檢察工作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提出了構建以證據為核心的刑事指控體系。構建以證據為核心的刑事指控體系,總體上說,就是在堅持檢察機關憲法定位和分工負責、互相配合、互相制約原則的基礎上,進一步強化偵訴協作和起訴引導偵查的偵訴模式。在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背景下,構建這一體系的核心要義與基本要求:刑事指控體系是由指控主體(偵訴機關)、指控對象(被告人)、指控內容(由證據材料證明的案件事實)和法律規定等要素組成的,為實現國家求刑權這一特殊功能,彼此間相互聯系、相互作用的有機整體。由此,刑事指控體系的核心內容就是偵訴機關與證據材料之間的互動關系,具體包括兩層含義:一是偵訴關系,即偵訴機關圍繞證據的收集、固定、保存、審查和運用等活動,進行分工協作、監督制約的運作機制;二是證據體系,即對與犯罪事實相關的證據材料,根據證明對象的特征和分類以及不同證據證明力的大小等因素進行合理有效組合、配置、從而構建出完整證明內容的有機整體。 

  在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背景下,檢察機關構建以證據為核心的刑事指控的基礎。總體上說,就是在堅持檢察機關憲法定位和分工負責、互相配合、互相制約原則的基礎上,進一步強化偵訴協作和起訴引導偵查的偵訴模式。 

  二、構建以證據為核心的刑事指控體系面臨的現實困難 

  一是對公訴人主觀意識方面的挑戰。公訴人以往自認為其庭審地位高于辯護人的觀念將被摒棄。二是對公訴人質證能力方面的挑戰。如何重點闡述、論證每個證據客觀性、關聯性、合法性和全案證據體系的完整性是公訴人需要重點應對的挑戰。三是對質證證據質的方面的挑戰。如何有效引導偵查、審查證據、運用證據,如何充分進行交叉訊問、詢問、辯論,充分發揮舉證、質證、認證各環節的作用以及法庭辯論技巧等需要深思。四是對質證證據量方面的挑戰。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引導偵查的情況增多,證人、鑒定人出庭情況也將增加。證人出庭作證比例低的原因有很多,在制度設計方面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作證保護和補助制度不健全,導致證人不敢出庭作證或者不愿意出庭作證。 

  三、構建以證據為核心的刑事指控體系應堅持的證明標準 

  構建以證據為核心的刑事指控體系,應當堅持什么樣的證明標準?我國刑事案件的證明標準是“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修改后刑事訴訟法將“排除合理懷疑”作為衡量是否確實、充分的必要條件。所謂排除合理懷疑,其實質就是在案的證據均指向同一事實,不存在其他可能性。排除合理懷疑是從主觀角度對“證據確實、充分”進行解釋。不存在合理懷疑,就是司法者基于常識、經驗和專業知識形成內心判斷的過程中沒有超出常理的事實上的質疑。而從客觀性角度解釋“證據確實、充分”則是指證據間沒有矛盾、疑問,即獨立于司法者內心判斷,各種證據之間不存在合法性、真實性上的缺陷或瑕疵。準確把握證明標準,要求公訴部門堅持打擊犯罪和保障人權并重,辦理案件時,認真甄別證據間矛盾、疑問,既要堅持排除合理懷疑的主觀標準,綜合審查判斷證據,又要防止用不能排除合理懷疑來消極審查,將疑難復雜案件就低就輕處理;既要堅持證據底線,又要防止糾纏細枝末節,牢牢抓住與犯罪構成要件相關的證據。 

  實踐中,在證明標準的把握上,存在滿足于表現印證而對細節驗證重視不足的問題,為此,應當嚴格證據相互印證的把握標準,即言詞證據與其他證據不能停留在表面上的簡單印證,而要在對供述與客觀性證據分別審查的基礎上,將這兩個不同類別證據所揭示的事實,在面上重合的前提下對多點細節進行印證,只有各細節得到印證,得出的結論才具有可靠性。同時,還要強化經驗法則和邏輯法則的運用,以驗證指控的合理性。證據審查判斷中離不開經驗法則和邏輯推理的運用,根據靜態的、片段的證據或證據組,結合經驗法則進行邏輯推理,才能得出或還原認定案件需要的相關事實要素,據此來把握合理懷疑的證明標準。 

  四、構建以證據為核心的刑事指控體系的檢察路徑 

  第一,轉變刑事指控執法理念。檢察機關必須破除過度依賴偵查證據的偏向,按照以審判為中心的要求轉向庭審證據要求。按照以證據為核心的刑事指控體系的內在約束來進行組織刑事公訴活動,真正轉變等靠要的思想,對提交法庭的證據要嚴格按照證據合法性、關聯性和真實性的要求來審查,使得證據在法庭上經得住質證和檢驗,為刑事指控提供扎實的證據支撐。樹立以客觀性證據為主導的理念,夯實客觀性證據審查模式的認識論基礎。公訴人要在日常案件辦理中踐行客觀性證據審查要求。一是明確工作要求。堅持客觀性證據優先運用原則,客觀性證據所證明的事實情節必須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坐標點予以確認,再與其他證據結合來最終認定案件相關事實情節的關鍵性證據予以優先審查運用。二是改進工作方法。既要依托犯罪現場重建的方法挖掘和運用客觀性證據,又要從言詞證據中挖掘并收集客觀性證據,還要注重親歷性審查,當面聽取當事人的意見,參與現場復勘,走訪相關證人,就鑒定咨詢專家,強化對證據收集、固定及證明過程的審查,嚴防非法證據和不實證據。 

  第二,建立客觀性證據的審查模式。檢察機關必須將以證據為核心的刑事指控體系貫徹到具體的案件處理中。堅持客觀性證據的審查模式,引領偵查取證模式轉型升級。一是強化客觀性證據偵查意識。把重證據的要求貫穿辦案始終,嚴格依法收集、固定、保存、審查、運用證據,嚴格執行法定證明標準,嚴格落實疑罪從無原則,確保每一起案件經得起法律檢驗。引導偵查機關圍繞犯罪構成要件收集和構建證據體系,尤其是注重對客觀性證據的收集和運用,推動偵查活動由“突破口供”向“證明犯罪”轉變。二是強化以犯罪現場為中心的偵查模式。犯罪現場是犯罪核心事實的載體,必須引導偵查機關進一步重視和規范犯罪現場勘查和證據搜集工作,圍繞現場及相關場所全面梳理、深挖客觀性證據。三是強化客觀性證據關聯性意識。對痕跡物證等客觀性證據,從其來源、形態、變化過程、成因等方面,建立與其他證據、待證事實的關聯,增強證明的有效性。收集過程中必須重視此類證據來源客觀性以及整個保管移送過程的規范性,避免因提取、保管、移送過程不當而喪失證明能力。四是注重從言詞證據中發現潛在客觀性證據,全面挖掘獲取客觀性證據。既要重視現場 勘查,做到全面細致,又要善于從言詞證據中發現可能存在的客觀性證據線索并據以查證,用于檢驗證據和證明相關事實。“檢察機關構建以證據為核心的刑事指控體系,應強化對客觀性證據的運用,注意審查并確保證據的合法性,同時需借助證據印證規則有效應對被告人翻供及證人翻證的問題。 

  第三,加強偵訴協同機制。以客觀性證據的搜集為核心,加強偵訴協同機制。一是積極引導重大案件的偵查取證。通過對重大刑事案件適時介入,及時提出規范、全面搜集和固定客觀性證據的方向和要求,并實現對偵查過程的動態監督,從源頭上提高證據質量。二是不斷總結交流證據搜集和運用中存在的傾向性問題。通過建立聯席會議等溝通機制,定期或不定期進行交流溝通,協調解決普遍性的重大問題,及時規范解決證據搜集和運用中發現的傾向性問題,形成工作協同。三是強化偵查活動監督,不斷推動偵查取證規范化水平。對偵查活動中存在的不規范問題,公訴部門要及時總結,完善書面評析通報制度,督促嚴格落實證據合法性要求,及時排除非法證據。 

  第四,加強對公訴人員進行培訓引導。應當根據以證據為核心的刑事指控體系的新要求對公訴人員進行培訓引導。通過學習培訓增強客觀性證據審查意識,了解基本要求,掌握審查運用的方法、路徑,引導交流審查工作經驗,提升發現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探索解決實踐中存在的突出問題。提高運用和審查證據的能力和經驗,加強檢察官在證據收集與審查判斷方面的能力和素質的提升,以適應庭審實質化對證據裁判規則的要求,堅決守住防范冤假錯案的底線,提高檢察機關指控的質量和效率。 

/ 李永軍

作者單位:大安市人民檢察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正義網
广西快乐10分旧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