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理論與實踐>>以案說法
【案件】寒冬凜冽,夜晚的威虎嶺林場有些熱鬧……
   作者: 2019-09-10 新聞來源: 【字體: 】  打印本頁
分享到:

 

  又是一年寒冬凜冽,今夜的威虎嶺林場一片寂靜,卻依稀聽見有說話聲自叢林深處的一臺對講機里發出…… 

  “我們在裝車了,馬上運下來! 

   林場山下,唐寧(化名)從一輛白色雙排座貨車下來,厚厚的軍大衣口袋里揣著對講機。他掏出一支煙點著,打火機的火光在夜色中轉瞬即逝,留下一點火苗在煙頭閃爍。

  他時不時抬頭向山上望去,看起來像是在等待什么。 

  打了個哈欠后,他猛吸了一口中手中的煙,吐出的白色煙霧和哈氣在頭頂上方融為一體,慢慢升空向山上飄去,逐漸消失在迷霧里。 

    山上,一群人忙碌的身影在林木里交錯,他們砍伐、造段、集材、裝卸,忙得不亦樂乎……“快點,手腳利索點,動作再輕點!”在周義(化名)的組織指揮下,一堆重量級物品被順利分解放在了四驅拖拉機上,踏上了下山的路……

  位于吉林省東部山區的敦化市,冬季寒冷,天亮得也很早。 

  凌晨五點,威虎嶺林場上空的天,已經蒙蒙亮了。敦化市華興家具廠里,老板楊發(化名)和坐在對面的唐寧愉快地交談著。 

  楊發“合作愉快啊老唐,這水曲柳成色又好又便宜!”

  唐寧“客氣啥,咱們還得長期合作呢,多年的關系在這兒,我哪能便宜了別人!” 

 

  

至此,又一筆“買賣”在夜色中達成。
 

  從山上被運下來的是什么?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來,身為黃泥河林業局威虎嶺林場副廠長的唐寧,為了謀取私利,監守自盜、雇傭指使、組織策劃、準備工具、暗地實施……
2017年12月間,唐寧和周義雇傭他人多次潛入黃泥河林業局威虎嶺林場,盜竊枝椏材21車,重45噸,共獲贓款人民幣25000余元。這錢掙得挺容易,“買賣”一開張,便讓二人嘗到了甜頭。

  

漸漸地,唐寧和周義已經不滿足于盜竊枝椏材了,他們打起了砍伐林木的主意。2018年1月間,唐寧和周伙同其余6人先后多次潛入林場,大肆砍伐林木,其中不乏國家Ⅱ級重點保護植物水曲柳、胡桃楸,并將其造成木段于夜間運至敦化市家具廠銷贓。而楊發明知是盜伐的林木,還予以收購,以現金、轉賬方式支付給唐寧70000余元。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何況是這樣大動作的“買賣”。不久,東窗事發。敦化林區檢察院于2018年10月15日向敦化林區基層法院提起公訴,將本案10名被告送上法庭。 

  2018年11月21日,敦化林區基層法院對10名被告作出判決。 

   其中:唐寧犯盜竊罪、盜伐林木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5年,并處罰金人民幣90000元。周義犯盜竊罪、盜伐林木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4年,并處罰金人民幣80000元。楊發犯非法收受國家重點保護植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000元。
  

   唐寧 我只是撿點木材用,怎么能算是盜竊呢,你們給我判的刑罰也太重了! 

  楊發 我是被蒙騙的,我也不想干這事,只是顧及面子幫個忙而已,我怎么能算作是主犯呢? 

  一審判決后,唐寧和周義提出上訴。 

  經審查,2019年2月27日 

  延邊林區中級法院作出裁定: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1、關于唐寧及其辯護人認為盜竊枝椏材不構成盜竊罪的意見。經查,唐寧作為林場副廠長,在沒有任何審批手續的情況下,讓周義上山拉枝椏材盈利,安排人員與周義上山踩點,幫助聯系拉枝椏材的車輛、聯系買家、為運輸車輛打掩護等,足以證明唐寧參與盜竊的事實。 

  2、關于唐寧及其辯護人認為原審判決量刑畸重的意見。經查,根據本案犯罪事實、性質、社會危害程度及唐寧的認罪態度和悔罪表現等情節,法院在法律規定范圍內已對其從輕處罰,一審對唐寧的量刑并無不當。 

  3、關于周義及其辯護人認為周義在盜竊枝椏材和盜伐林木的犯罪中,所起作用應當認定為從犯的意見。經查,周義與唐寧共同商量盜竊枝椏材和盜伐林木事宜,并到上山踩點,購買作案用的油鋸、明確砍伐的樹種、接送人員上山、參與集材和裝車,足以證明周義參與盜竊和盜伐并起主要作用,系主犯的事實。 

          最高人民檢察院      正義網
广西快乐10分旧走势图